fbpx

投書無門 寫信給希望之聲訴衷腸

(文/子涵)家住東灣的張太太,去年深秋的時候把家裏的一輛2000年奔馳車捐給了希望之聲。張太太告訴我,這輛車一年內做了三次smog check(尾氣檢測)都沒有過,讓她覺得很受挫。她怕車子開在路上,萬一被警察攔下來就麻煩了。

後來她還收到了DMV(車管局)的通知單,說這輛車下個月就要suspend了。車子當年剛買來時是張太太自己開,後來她的大兒子大學畢業了,需要車,就給兒子開。現在兒子也買了新車了,修車廠也跟她說要不就把這輛車捐了吧,不然搞得也很麻煩。張太太其實還是很想留著它,因爲從新車一直到現在已經陪伴他們21年了,真是有些舍不得。“舍不得也沒辦法啦,該捐的時候就要捐了。”

我們來到張太太家取車的時候,她一邊把准備好的車子尾氣檢測記錄等文檔遞給我,一邊告訴我說:“我之前有一個工作被我們公司惡意的layoff了,我有投書到希望之聲,然後你們晚上還講了一下我的case。”

她說那是好幾年前2014年的事了,她當時在灣區一家很大的電子公司工作,公司總部在台灣,老板是台灣人,張太太自己也是台灣人。

“在美國,你要解僱就解僱好了。但是他們就用一些手段,你本來是做文案的,他就把你調到倉庫去做。怎麽可能嘛?我說我都已經年紀這麽大了,都50多歲了,做不了這個活了。”最後張太太只能選擇離開了公司。儘管她已經在這家公司工作了14年,但因爲不屬于被公司解僱,她就拿不到失業金。

後來張太太去fight領失業金,她贏了。但是公司說,不要讓她領,她是自己辭職的。“唉,我就覺得怎麽會有這麽可惡的老板。你要是不喜歡這個員工,可以把她layoff掉,人家還可以去領失业金,有個緩衝的渠道,再去找個新的工作。不能說,哎,是你自己不做的哦,然後一滴滴也不讓我領。”

張太太那時非常的沮喪。她問過很多律師,律師都說她的職位很低,打起官司來的話,要花很多律師費,根本就劃不來。“我覺得在這邊,一般的人,如果碰到這種公司欺壓,像我們這種中等收入的人,其實真的是投書無門!”

“那時候我在路上常常會聽到希望之聲的節目,就覺得,裏面的主持人講話都很親切,好像也很能幫助人。所以就覺得投書無門,找個人講講總是好的嘛。”張太太就給我們寫了封信,傾訴她的故事。後來我們在節目中講了她的這封來信。

我隱隱想起來了,我們是收到過這樣一封信,而且在一天下午的節目中講來著,而且巧的是,當年正是我在廣播中講的張太太的這段經曆…… 真是讓人有些感歎,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是這麽奇妙,今天,又因爲捐車,茫茫人海中,我和張太太又這樣相見了……

張太太還告訴我,前年大選的時候,她還看我們的YouTube節目,“高潔、方偉、藍述他們,我覺得都是很正直的人,他們講的很有道理。”但是大選後她就沒有再看了,“因爲我覺得我已經被搞糊塗了。你看大選的那個做票,那麽明顯,政府也不去查,大法官也不判。所以我就覺得誰是真的,誰是假的,我都已經不知道了。”張太太說她對政治已經很失望了,YouTube上我們的節目也不會再彈出來了。她就以爲選舉完,是不是我們也不講了,就再沒有看了。

我告訴張太太,是因爲YouTube的打壓,我們的節目那時才不再被推送了。但我們的節目還在,“希望之聲TV”每天的直播還在,高潔、方偉、藍述還在…… 我請她有機會再回來看我們的節目。我還告訴她我們也有了新版手機App“希望調頻”,現在雖然因爲疫情她不開車出去上班了,但還可以在家裏用手機聽我們的廣播。

張太太說她會的,“希望你們能夠多做一些好節目,幫助一些社會的中産階級,或者說是像我們這種生活就是很平實的一些移民來美國的,我們這樣大概50、60歲階層的。”

“我是被公司欺壓的。後來我就覺得,我們做人不要做得太絕,要給人家留一點空間。就象車子,還是要留一點空間給人家,對不對,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 我明白張太太是想說車子也不要等到它生命燃盡的時候再捐出來,要讓後人還能從這輛車子上得到幫助……

如果您也想捐車給希望之聲,熱線: 855-578-0088,網站: https://donatecarsoh.org/

希望之聲捐車

Scroll to Top
Scroll to Top